在德州读大二来济兼职出意外

本站原创 金华市最

在德州读大二来济兼职出意外

  赶到济南后的第二天,老娄终于见到了“出事”的儿子,不过不是在医院,而是在殡仪馆。10月16日下午,老娄的儿子娄雨(化名)在济兼职期间,不幸触电身亡。娄雨生前是一名大二学生,在济南的一家婚庆设备租赁公司找了一份兼职,在舜和国际酒店的一场婚宴上触电身亡。事情发生后,老娄想为儿子讨一个公道,但责任方始终不出面,这让老娄非常无奈。

  意外发生在10月16日。当天下午4点左右,朋友圈里开始转发一组照片,称舜和国际酒店刚刚发生悲惨一幕,一名婚庆工作人员遭电击,停止了心跳。一名现场目击者描述称,当时那名小伙正在拔电源,突然脸朝下一头栽倒,手里还攥着电线。现场人员小心翼翼地将小伙与电线脱离。

  从现场流出的照片看,一组音响设备旁,一名20岁左右的小伙子趴在地上,身下是各种错乱交织的电线。几名男子将小伙翻过来后,发现触电小伙口鼻已经出血。

  现场人员拨打了120后,救护车很快赶到了现场,急救人员为触电小伙进行心脏按压及人工呼吸抢救,随后将其送往省立医院西院抢救,但抢救无效身亡。

  据媒体此前报道,小伙是不小心摸到了电线插头而触电的,而这根连接音响设备的电线就在小伙倒地的位置,而且插头部分绝缘胶裸露着。

  事故发生两天后,10月18日下午,记者见到了死者的父亲老娄。他说,“设备公司的老板跑了,电话一直联系不上,我们现在真不知道该去哪里讨个说法。”

  老娄说,其子娄雨是16日下午两点左右发生的意外,但他得到消息时已经是晚上7点了。“是设备公司的老板联系我的,刚开始他冒充公安,说我儿子出事了,我怀疑是骗子,就给孩子打了电话,但还是他接的,说我儿子在济南某个酒店被电死了。”随后,老娄找了十多名亲属连夜从聊城东阿老家赶往济南。

  娄雨的表哥家住济南,得知娄雨出事后就联系设备公司的老板,想知道表弟出事后被送往哪个医院了,但对方一直让等着,等到晚上9点却被告知第二天才能见。当晚10点多,老娄赶到了济南,但因为不知道儿子在哪儿,只好先在事发地舜和国际酒店呆着。

  第二天上午,老娄赶到殡仪馆终于见到了儿子,然而这次见面只持续了一分钟左右。“看着就心疼得受不了了,然后他们就把我拉出来了。”老娄说,自己在殡仪馆见到儿子最后一面。

  记者了解到,娄雨今年21岁,在德州技术学院上大二,因为是农村家庭,经济条件不是太好,他就利用周末空闲时间,通过QQ群找了一份兼职,在济南一家婚庆商演设备租赁公司工作。“我们都不知道他做兼职的事,所以也不知道他一个月多少工资。”老娄说。

  老娄说,娄雨是一个非常听话的孩子,他上一次见儿子还是半个月前的国庆假期孩子放假回家,没想到再见时已经天人永隔。“他走的时候我给了他一些钱。”老娄说,虽然家里不富裕,但他还是告诉儿子家里不缺钱,希望儿子能好好上学。

  娄雨是家中独子。“那时候家庭很困难,很不容易,孩子长得个也很矮,只有一米五多点,他妈妈生他的时候,几乎都没命了。”老娄说,现在再要第二个孩子已经不可能了,他都快50岁了。

  虽然在殡仪馆见了儿子最后一面,但孩子到底是怎么死亡的,老娄并不清楚。根据媒体此前的报道,娄雨是在婚宴现场拔电线插头时不小心触电身亡的,但老娄对此提出了质疑:有人触电时酒店的电闸为什么没有跳闸?孩子触电了为什么没有人及早发现?

  老娄说,他自己经常干电工活儿,也有朋友因触电受伤过,他认为有人触电后电闸应该会跳闸,不至于直接把人电死。在殡仪馆时,老娄发现儿子的两只手上有疱,脸色发黑,符合触电死亡的特征,但孩子额头部位有刮擦伤,而且是趴在地上的,他认为孩子有可能是被电线绊倒后触摸到电线的。“正常人拔插头肯定捏着绝缘部位,谁会碰金属插头啊!”

  老娄还在娄雨手机上发现了几张他事发前的自拍照。“他的脸色很难看,看起来很苦恼。”老娄认为儿子可能遇到了什么事,并怀疑儿子可能是非正常死亡的。

  老娄说,事后他联系设备公司的老板刘某某,想给儿子讨一个公道,但对方根本不出面,后来干脆连电话都不接了,失联了。“第二天刘某某的父母过来了。”老娄说,他当时没有激动,只是很客气地告诉对方,自己儿子已经死了,现在只想协商一下怎么处理,但对方一直低着头不说话。野猪养殖赚钱吗

  舜和国际酒店方面,老娄称,刚开始酒店的经理告诉他婚宴现场并没有他们的工作人员,他们只提供酒席,其他的都是主家找的。后来,酒店的态度好转了,不但给他们安排吃住,一名总经理还陪他们吃饭并给了他一万元钱。

  “婚庆公司没人出面。”老娄告诉记者,他是通过儿子手机里拍摄的事发当天的小视频,才知道婚宴组织方是一家叫恭喜恭喜的婚庆公司,他后来和这家婚庆公司的一名工作人员联系上,对方告诉他已经把事情上报给领导了。

  “到现在当事人没有一方出面的。”一边是死者家属连续3天找不到责任方,而另一边又有媒体报道称他向当事人索要80万元赔偿,老娄对此非常气愤。“我都没见着当事人怎么跟他要钱呢?”老娄告诉记者,虽然设备公司的刘某某不出面,但刘某某找了一个律师与娄家见面。

  10月19日下午4点,记者再次来到出事地点济南舜和国际酒店。大堂的一名工作人员称婚宴场地确实是他们酒店的,但酒店经理等负责人都不在,也联系不上。此前,酒店工作人员曾对媒体称,酒店的电没问题,每天都有人检查,不存在漏电的可能,“我们酒店只提供一个插座,线路什么的是设备商的事。”

  根据老娄提供的电线点,记者联系了济南恭喜恭喜公司的一名工作人员,对方称自己已下班,想了解情况找公司问。随后,记者致电恭喜恭喜的客服电话,对方称只是过来值班的,不清楚小伙在婚宴上被电死的情况。

  此前,婚庆公司的一名工作人员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触电的小伙是一家婚庆设备公司临时雇用的兼职人员,而婚庆公司只与设备公司签约。目前婚庆公司要求设备公司负责。

  根据多方的说法,娄雨是在婚庆商演设备公司兼职。记者试图联系该公司负责人刘某某,但打通电话以后,接听电话的男子称自己并不是刘某某,而是其亲属。随后,记者又联系了刘某某的母亲,其母亲称他们现在找不到刘某某,至于其他情况“无可奉告”。

  山东新亮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新亮表示,从法律来说,要界定责任归属,就要看娄雨和谁形成了劳动关系,责任就由谁承担。“劳动合同法有明确的规定,员工在工作的过程当中发生意外导致死亡的属于工亡,由用人单位来承担这个责任。”王新亮说。

  王新亮称,如果娄雨确实是和设备公司签订的劳动合同,就应当由设备公司承担工亡责任,但如果设备公司不是一个公司是个人的话,而且又是婚庆公司安排找的人,那娄雨实际上就和婚庆公司形成劳动关系。王新亮表示,从维权角度来讲,建议死者家属走法律途径,可以把设备公司、婚庆公司和酒店这三方都作为被告向法院起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