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交易究竟谁在中间赚到钱了?

本站原创 一年

碳交易究竟谁在中间赚到钱了?

  焦炭期货为何大涨

  企业老总得知了此计划后,给了该计划一个惊人的解释:“这是天上掉馅饼了。”內/容/來/自:中-國/碳-排*放^交%易#網-tan p a i fang . com

  目前中国已经有600家以上的企业进行了碳交易,买卖碳的平均价格为8~10欧元/吨。

  金隅集团是北京首家成功完成碳交易的企业。金隅集团旗下的两家水泥厂,预计至2012年将实现减排33万吨,可从碳交易上获利约330万美元。

  在金隅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付秋涛的记忆里,这两家水泥厂的碳交易实际上并不是一个复杂的事,“整个交易过程非常简单”是付秋涛对碳交易的总结。

  实际上,金隅结缘碳交易很早,2002年,付秋涛就已经开始关注碳交易的有关内容,只是由于美国态度明暗不定,所以直到2005年,该议案才正式实施。付秋涛说:“从2002年开始,金隅集团在建设项目的时候就已经在为碳交易做积极准备了。”本`文-内.容.来.自:中`国^碳`排*放*交^易^网

  6年前,就有中介找到金隅集团,因为金隅集团旗下水泥厂工艺过程减排二氧化碳技术改造属于CDM的项目类型,所以,他们建议金隅集团把节约出来的碳排放卖掉,英国益可集团的出现把金隅集团的积极准备变成了现实。本*文`内/容/来/自:中-国-碳^排-放“交易^网-tan pai fang . c o m

  2006年7月,金隅集团和益可集团签订条约,对买卖的碳价格以及减排数量等内容作了明确规定。在这之前,金隅集团已经接受了国家发改委、环保局等相关部委的严格审核,金隅先进的低温余热发电系统让金隅顺利通关。

  据金隅的相关负责人介绍,曾有企业给出金隅5欧元/吨碳的价格,10欧元/吨是最后讨价还价的结果。之后的三年时间,金隅集团都是在静静地等待中,直到2009年,碳交易在金隅集团才成为有收益的项目。

  “因为考虑到CDM政策的不确定性,所以金隅和益可的协议只签到2012年,即《京都议定书》的结束期。”付秋涛说。本%文$内-容-来-自;中_国_碳排 放_交-易^网^t an pa i fang . c om

  金隅集团的成功,专家称,关键在于它不仅提前积极布局,在建设项目时就运用了先进的生产技术,为以后的节能减排铺垫了良好的基础,还因为它得到了中介机构的帮助,之后的三年,都是中介机构在履行他们的义务,帮助金隅集团办理各种相关手续。所以成就了金隅集团成功碳交易的故事。本`文@内-容-来-自;中^国_碳0排0放^交-易=网 ta n pa i fa ng . co m

  目前中国市场的企业碳交易基本上都是依赖中介完成的,例如:贺州市金斗电力发展有限公司通过联合国国际环保基金会,将水电站9000千瓦的减排指标卖给日本三菱重工,获得了10年里每年100多万元的交易额,合计1000多万元。本%文$内-容-来-自;中_国_碳排 放_交-易^网^t an pa i fang . c om

  不过,金隅集团可不像金斗电力这般对买家知根知底,它的碳最终被益可集团转卖给谁,金隅并不知道。记者调查发现,活跃在中国市场的中介基本上都是国外基金或者银行,他们从中国企业这里低价购买碳,然后高价卖给欧洲企业,如今欧洲市场碳的价格约为20欧元/吨,所以,中国的碳被认为卖便宜了。

  对于这样的卖碳,中国的企业也有自己的隐忧。金隅集团认为2012年以后,国家会对企业进行新的碳排放量的规定,如今卖掉的碳已经是企业节能减排的较高水准,那么,新的指标下来以后,还有碳可以卖吗?禸*嫆唻@洎:狆國湠棑倣茭昜蛧 τāńpāīfāńɡ.cōm

  这也是当下很多卖碳企业的担心,而且碳交易获益的时间最少都需要2年,所以时间很快滑到了2010年,对于马上于2012年到期的《京都议定书》,一些企业已经出现了犹豫,卖还是不卖,成为这个时节减排企业讨论的议题。本`文@内-容-来-自;中^国_碳0排0放^交-易=网 ta n pa i fa ng . co m

  《碳排放权交易管理暂行条例(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重点排放单位不监测或被罚款20万

  省区市分站:(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各省会城市碳交易所,碳市场,碳平台)

  华东【上海、山东济南、江苏南京、安徽合肥、江西南昌、浙江温州、福建厦门】

  批准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信息部 国家工商管理总局 指导单位:国家发改委 环境保护部 国家能源局 各地环境能源交易所

  主办单位:中科华碳(北京)信息技术研究院&易碳家期刊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四环西路188号总部基地十区22楼三层 联系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