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高粱版权费800元莫言小说家不必迎合影视剧

本站原创 网上兼职赚钱

红高粱版权费800元莫言小说家不必迎合影视剧

  根据小说《白鹿原》改编的同名电影即将上映。文学作品频频被改编成影视剧,有人喝彩,有人摇头。作家创作应追随影视剧,还是应当秉承文学创作规律?8月17日,本报记者在上海国际书展系列活动中,采访了著名作家莫言。莫言认为,作家应按照文学规律创作,不要一味迎合影视剧,否则会适得其反。小说家为影视提供的不仅是故事情节,更重要的是提供一种意境、思想价值、文学艺术的意蕴。关于文学创作,莫言认为,长篇小说未必比中短篇更高明,长篇短篇没有孰高孰低,长篇小说不要只追求长度,更要注重厚度。

  谈及自己的小说被改编成影视剧的感想,莫言直言:“我不知道别的作家,反正我的小说被改编成影视剧,我很高兴。当然,如果影视剧把小说改编得好,能够起到宣传推介作用。如果改编得不好,则适得其反。”

  众所周知,莫言与著名导演张艺谋有过两次合作,那么,张艺谋影片把莫言小说改编得如何?

  莫言说:“《红高粱》改编得比较成功,《幸福时光》则相反。《红高粱》也把我的小说中一些情节线索改掉了,但总的来说,还是不错的。后来这部影片受到专家与观众的好评也证明了这一点。张艺谋的另一部电影《幸福时光》改编自我的小说《师傅越来越幽默》。《幸福时光》把我的小说中一些很有价值的东西改掉了,很遗憾。不过,我把版权交给制作方之后,通常不太参与影视剧创作,因为即使我去指手画脚,也没有用。”

  《红高粱》是莫言跟张艺谋的第一次合作,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莫言说:“当时,张艺谋找到我,要改编我的小说,我非常高兴,我觉得我要发一笔大财了。小说《红高粱》改编成电影的版权费是800元,800元在今天确实不算钱了,有一些作家电影版权卖几百万元,不过,当时这800元,让我兴奋得一夜未眠。”

  后来,作为编剧之一的莫言又拿到1200元稿酬。莫言说:“当时有规定,一部编剧作品最高开到4000元稿费。当时有3位编剧。张艺谋觉得,三个编剧分4000元太少了,就建议我们写成上下集,支付给我们8000元稿酬。结果我们中有一个编剧一下子写了6万多字,比我的小说还长。后来张艺谋把要投入拍摄的剧本给我看,只有七八张纸,只有100多个镜头。可见,电影和小说区别还是很大的。”

  莫言与张艺谋合作过两次,一次是《红高粱》,一次是《幸福时光》。其实,他们二人还有一次鲜为人知的合作,但后来未能拍成电影。

  莫言说,拍完《红高粱》后,张艺谋的文学顾问找到他,说张艺谋希望给他写一个农村题材作品,里面要有很多宏伟壮观的大场面。莫言说,他曾在一个棉花加工厂做了3年临时工,当时,棉花采收的场面很壮观,一个县那么多棉花集中到厂里,像一座座棉花山。在几个月的加工棉花过程中,发生了很多事。他觉得,他们这些临时工在加工棉花时,实际上把自己也加工了。

  “我跟张艺谋谈起这个构思,他说太好了,让我赶快写。因为先入为主,我一定要把巩俐变成第一女主角,所以小说里的人物都按照巩俐来写,包括体态、样貌,甚至连小虎牙都写进去了。写对话时,我想到了台词;写场景时,我想到了画面;塑造人物时,我想到了演员。所以在写这个小说过程中,我脑海里不断闪现电影镜头。后来张艺谋说,你写得太差了,干嘛老为我想?后来这部电影没拍成。这件事给了我很大的教训,写小说就是写小说,不要把电影装进脑袋里,不要讨好导演,不要一味迎合影视剧。而是让编导从小说的字里行间吸收一些有用的东西。”莫言如是说。

  莫言认为,小说家为影视剧提供的不仅是故事情节,更重要的是提供一种意境、思想、文学艺术意蕴。期货当日结算价

  莫言认为,在小说写作过程中,作家要把自己封闭在文学创作世界里,按照自己对小说的理解来抒发自己的情感:“我也不是贬低电影、电视剧,作家当然可以改编自己的小说,作家当然可以写剧本,但是在写作时要端正认识,别把写剧本当赚钱工具。我在上世纪90年代也写过剧本,我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挣钱。当时有一个电影制片商声称,一集15000元,1993年时,这是天价,一般编剧也就5000元左右。我就接了。我折腾一年半才写完剧本,反复改,后来改得面目全非。所以作家在写剧本时,不要把它当做赚钱的手段,要有非常真诚的创作状态,我一直呼吁职业编剧的出现,要把它当做艺术来创造,而不是当做一种工具。只有这样才能提高影视作品的水平。”

  莫言这样回应:“仙鹤的腿很长,但是截一段它也不高兴,水鸭子的腿很短,你给他接一段它也很难受。所以我觉得小说写成长篇还是短篇,要根据实际情况。有的题材适合写长,有的题材适合写短。该长就长,该短就短。”

  10年前,莫言写过万字文章《捍卫长篇小说的尊严》,莫言笑称:“我认为长篇小说起码要超过20万字,要有足够的长度,要有足够的容量。当然长篇小说要有厚度,这个不仅仅是指纸张的厚度,我是指思想的厚度。再有一个是难度,你讲述的故事应该是新的,长篇小说所表现的思想也应该是超越了时代或者包含着超越时代的萌芽。另外,就是要塑造出过去长篇小说里没有塑造出来的典型人物形象。当然,长篇小说也未必比中短篇小说更高明。我认为,写短篇小说照样可以成为大家,跟我同时代的作家,也有很多写短篇写得非常棒的,比如苏童。”(记者/王臻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