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专业航拍师一天赚一万准备招收学徒

本站原创 网络挣钱

郑州专业航拍师一天赚一万准备招收学徒

  镜头掠过波光粼粼的如意湖,在300米的上空,镜头一转,玉带般的如意湖水系、大雨伞造型的会展中心、“大巨蛋”河南艺术中心以及暮霭中若隐若现的楼群,尽收眼底。

  拍下这美景的,是飞影航拍的专业航拍师刘建锋。操作遥控直升机给剧组做航拍也是他的拿手绝活。

  在市郊一个空旷地带,刘建锋从车后备厢里搬出一个“大章鱼”。它没有机翼、没有蒙皮,中间是一个吊着接收器、处理器、相机的架子,向四周伸出6条碳纤管机臂,机臂外端各有一个15英寸长的塑料桨叶,学名六轴(遥控)直升机。

  他把飞机平放在地上,装上锂电池。这块电池1000毫安、22伏、重3斤,能让直升机挂一部微单相机飞五六分钟。

  刘建锋手里的控制杆微微推起,高速旋转的6个螺旋桨已使尘土飞扬。站在四五米开外,能感觉到扑面而来的气流。随着马达声逐渐变大,飞机稳稳地离开地面,升到空中。

  一个10英寸液晶监视器上,清晰可见大片的绿地、灰带般的道路、火柴盒般的车辆和远处隐隐约约的建筑。这是实时传输的航拍图像,随着搭档老杨的控制,镜头缓慢调整着角度。

  一阵风吹来,机身微微晃动,但画面仍保持着清晰。老杨解释,云台上有微调装置,能与机身晃动方向做相反运动,保持设定的拍摄角度。

  一般商业航拍是两到三人的小团队,一人操作航模,一人控制航拍角度,一人保障后勤。

  外出拍摄要带两三套航拍设备,若航模坠毁,得马上启动新的,不能耽误拍摄进度。

  “有的剧组要求严格,大场景航拍两遍成,失败了就得扣钱。”刘建锋说,因为遥控距离有限,拍摄类似于“夜间金水路”、“少林武术节游行队伍”之类的连续画面时,得有人开车载“飞手”追赶飞机。

  不过,当看到镜头在百米高空记录郑州文庙晚会的斑斓灯光、近距离观察历经上千年风雨侵蚀的嵩岳寺塔塔顶时,刘建锋不由感慨,“从空中俯瞰真是壮观。”

  “跟剧组拍摄,一天能挣一万元。但设备摔成稀巴烂,得自己承担。”刘建锋说。

  今年初,在为郑州一所高校拍摄宣传片时,年轻“飞手”在飞机自检尚未完成时就通电起飞,飞机刚升百米就坠下,相机也摔坏了。

  在为一部影视作品拍摄追马镜头时,蒙古骑师没等摄制人员发出信号就打马前行,航模没来得及更换电池就仓促起飞,最终失控坠机,所幸只摔坏了桨叶;在为某电视台拍摄节目时,航模失控掉进了黄河,三万多元的飞机、三四千元的摄像机,都得刘建锋自掏腰包。

  更让刘建锋后怕的是,两年前,他接下单子去航拍一个长跑活动,“人群很密集,坠机砸到人麻烦就大了。我以后再也不接这类航拍了。”

  航拍这一行高风险,但高回报。不过刘建锋最看重的,还是能在拍摄过程中体验各种各样的生活。去五台山拍摄风景,在山上与僧人聊人生;到各地拍片子,免费吃住还能免费欣赏风景。行万里路,莫过于此。

  “《爸爸去哪儿》里不少镜头就是航拍。”他说,郑州做航拍的有四五家,但多是兼职,专职做航拍的很少,未来新闻航拍、商业航拍应用将会更加广泛,专业无人机驾驶员缺乏,全国只有天津有一所驾校。他想把自己的航拍业务扩大,办无人机驾驶员培训班。

  本地山羊养殖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