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靠玩无人机赚钱至少你得先考个“驾照”

本站原创

想靠玩无人机赚钱至少你得先考个“驾照”

  无人机市场方兴未艾,一批玩客就在各种不算很惊悚的安全事件之后,进入了人们的视野。我们都知道,想成为一名飞行员是很难的,而无人机的出现,多少能够弥补这个遗憾。当我们对此没有任何商业上的想法时,社会对无人机的监管基本上只是划出禁飞区,如果有飞手想以此营生,绝对不会是单纯的熟能生巧就够了。

  在中国,对飞手来说,比较成熟的赚钱途径必然是航拍。据申奥拍摄团队的导演Perry介绍,国外的航拍产业比较成熟,一天的拍摄费用至少在10万以上,而现在国内一流的团队在5万左右。在拍电影的时候,一般需要两个配合非常默契的人,同时操作无人机和云台。在他们背后,则还有很多人在负责维护和维修的工作,所以真正的商业飞手都是一个分工明确的团队。

  Perry告诉雷锋网,当他有一个拍摄计划需要找航拍团队时,他宁肯放弃镜头,也不会找不认识的人来执行航拍,因为这么做的风险非常大,在预算允许的情况下,他会尽量找熟识的香港朋友。

  所谓的风险则主要是能否拍出自己想要的画面,以及不可预料的安全事故。针对后者,Perry拍摄团队的工作人员告诉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飞手把无人机飞丢的事情经常发生,虽然很多无人机上都已经配备了GPS,但在执行拍摄任务时,飞手是不会靠GPS来定位的,如果在比较复杂的拍摄场景,无人机飞丢之后,想用GPS找回概率也非常小,比较极端的例子就是有人曾经将无人机留在了朝鲜。

  谈到航拍在国外电影产业中的养成之路,Perry表示,在成为一个能在电影执行航拍的工作人员之前,飞手必须通过当地民航局的许可,而针对飞手的培训和认证是非常规范的,所以在美国的航拍团队中,很多人都有曾经从事飞行工作的背景。当飞手终于拿到“无人机驾照”之后,他如果想进入电影团队,必须进入一家主流的航拍公司,公司会新老搭配地安排航拍任务,而新人在这个成长过程中基本上是没有收入的。

  通过这样的培训机制,外国的航拍团队在保证安全的同时,也能拉开出片质量上的差距。当然,在这个行当里,“野路子”出身的也是有的,如果没有见过正规的培训,飞手可以通过参加一些有含金量的摄影比赛来证明自己。通过雷锋网的了解,现在有一些摄影大赛甚至还设定了无人机拍摄专项。就在去年,《国家地理》杂志和GoPro等还联合主办了第一届Dronestagram无人机摄影大赛。

  在交流中,Perry表示,其实技艺再高超的飞手都有可能发生安全事故,所以执行拍摄任务之初,必须要上最基本的保险,这在行业内已经是必须遵守的规则。针对这方面,国内做得还远远不够,经常出现安全事故之后,找不到合理的赔偿方式。

  因为经常在内地拍摄,现在Perry已经在北京成立了自己的电影工作室,并且与本地的航拍团队有过合作,在他看来,可能是玩无人机的人越来越多,所以在安全方面,政府的监管力度也越来越大,不过这套机制在国外已经比较成熟,照搬过来的学习成本并不太大,难度还是在于飞手本身,为了抄近道而得不偿失的事情太多了。

  事后,想做兼职赚钱雷锋网联系了中国航空器拥有者及驾驶员协会(中国AOPA),后者是由国家民航局在去年4月份指定,对无人机驾驶员资质及训练质量管理负责的机构。通过了解得知,AOPA获得授权的时候,也是中国首次对无人机驾驶员的资质培训提出要求,AOPA表示,到目前为止,他们是中国唯一一家有认证资格的机构,虽然市面上已经有一些飞手的培训机构出现,但最后还是需要通过AOPA的认证考试才能获得驾驶资格,也就是获得由AOPA颁发全国统一的无人机驾驶员合格证,据了解,AOPA从去年的6月份就开始了无人机驾驶员的认证考试,参加考试的人员统计将会在最近公布。

  如果是为了专业拍摄,无人机往往要承重几十公斤的设备,再加上无人机自身的重量,这绝不是天上飞着的一个玩具那么简单。Perry认为现在的无人机已经基本上可以满足所有的拍摄需求,所以设备的参数完全不是问题,真正会影响安全和质量的因素只有人,所以哪怕不是怕砸到人,为了避免砸到花花草草也,一个飞手也应该经过系统的培训和实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