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省钱大一学生陈莉经常吃白米饭就咸菜图

本站原创

为省钱大一学生陈莉经常吃白米饭就咸菜图

  爱心涌动,人心温暖。在短短的双休日时间里,本报第二届“帮贫寒学子回家过年”活动热线接到了数十家(名)爱心企业、市民来电。他们纷纷表示,愿意“立刻为这些贫困大学生们提供假期兼职岗位”。

  位于滇池路的昆明美景经贸有限公司表示愿意为3名贫困大学生提供兼职岗位,月薪1200元,工作4天还可休息1天,另外还提供只有正式员工才有的10元/天餐补。

  位于康乐茶城的“中国普洱茶资讯网”工作室表示愿意请1名女大学生帮助看守店面和做一些简单的电脑打字工作,每天工资在60-80元。

  12年前,张恒的父母离婚了,张恒跟母亲一起生活。从此之后,母亲一直靠打零工艰难维生。后来,父亲做生意上一帆风顺,便一直将张恒带在身边,一过就是11年。然而,去年一次血本无归的投资后,恼怒的父亲竟将张恒再次抛给了母亲。

  去年9月,当张恒第一次见到母亲那不到10平方米的“蜗居”后,张恒就决定,以后不能再拖累受苦、受累的妈妈了。

  从昔日的“公子哥”到如今蜗居出租房,张恒坦言:“一度曾非常绝望,但后来就想通了,因为不管怎样,妈妈是自己的,能和妈妈在一起,哪怕再苦再累,心里也是甜的。”

  昨天,在得知本报举办第二届“帮贫寒学子回家过年”活动后,考虑到为母亲减轻负担,22岁的张恒主动打来电话,想通过本报找到一份家教的工作。

  据记者了解,理科出身的张恒在数理化方面成绩较好,所以他想在今年寒假里找一份帮孩子们辅导数理化功课的家教。“我的吉他也弹得可以,在学校还有一些同学跟我学弹吉他。如果有孩子喜欢音乐,我也可以帮助辅导。”

  陈莉1岁的时候,亲生父亲患病去世。不久,妈妈带着她改嫁给了现在的“爸爸”。

  在陈莉眼中,“后爸”对自己一直“很亲很亲”。“爸爸一直靠在煤矿上打工挣钱养家,身体一直不好,而且我还有一个妹妹,也在上学,但为了我能来上大学,爸爸甚至要求他自己的亲生女儿初中毕业后就只能考中专,这样才好提前出来找工作。”

  上大学半年多,一个20多元的暖水壶在陈莉眼中已经“很贵很贵”,整整一个学期,陈莉没用过一次暖壶。直到最近,还是班主任李老师知道后,才悄悄买了送到她手里。

  相比校外,大学食堂的饭菜价格已经是比较合理了,然而在陈莉看来,食堂的饭菜仍然“很贵很贵”。李老师曾多次从同学那里得知,由于常常不舍得去买食堂的饭菜,很多时候,陈莉只靠白米饭就咸菜,解决一整天的吃饭问题。

  “能读大学已是万幸,我不能再给家里增添负担了。”面对记者,面色蜡黄的陈莉总在微笑,“其实我每天都在感恩,怎么用无人机赚钱因为毕竟我还能有读大学的机会。相比那些失学的孩子,我已经很幸运了。”

  如果你的学校或你的身边有需要帮助的贫寒学子,请与我们联系。希望社会各界、爱心企业、爱心人士,与我们携手,一起帮助这些学生达成回家过年的愿望。活动热线。

  如果有贫寒学子过年不愿意回家,本报将继续帮其在寒假期间找份工作,挣些学费和生活费,这些学子可与我们联系。同时也希望愿意提供工作岗位企业和个人与我们联系,让我们一起,给他们一些温暖。(都市时报 记者刘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