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靠“兼职糊弄”怎能搞好?

本站原创 搬砖网游

官方网站靠“兼职糊弄”怎能搞好?

  :海南省儋州市商务局因其官方网站长期未更新,被国务院办公厅列为不合格网站通报名单,儋州市对商务局党组书记、局长董海峰分别给予行政记过及党内警告处分。

  钱江晚报发表陈进红的观点:有些官员认为,搞政府网站不过就是“装样子”,对上能应付领导检查,对下能糊弄百姓就够了。所以,一些地方的政府网站就成了“花架子”、“空壳子”。“僵尸官网”消磨的是人民群众对政府的信心,挑战人民群众对政府的信任。目前,海南儋州市商务局原网站已经永久关停,相关内容迁移到省政府门户网站的政府信息公开专栏中。基层网站关停,但面向基层的政府服务需要网络入口,公众和政府的网络连接不能中断。政府网站正常更新,只是底线要求,政府网站发展的更高目标在“互联网+政务服务”。政府网站不仅仅是做网页,更反映政府在互联网时代的管理水平和为公众服务的努力程度。浙江一些家长通过浙江政务服务网统一公共支付平台或浙江政务服务网APP,就可以给孩子缴纳幼儿园费用。“互联网+”的加号后面,意味着施政思路、行政导向以及服务主体的革命性改变。这对地方网站建设来说,是前所未有的压力,也是前所未有的机遇。

  小蒋随想:一些政府网站为什么搞不好?一大原因是某些官员、尤其是地方领导不重视互联网,不想通过网络公布信息并了解舆情,不愿意给自己“找麻烦”。这一思维可以从如下现象中“推导”出来,一些政府部门对群众仍然是“门难进、脸难看、话难听、事难办”,实体办公尚且如此,怎能指望某些“官爷”在网上积极为群众服务?现实中,一些政府网站不过是让机关里的小年轻“兼职”弄一下,这等于是给有关工作人员加了一份活。一不升职级,二不涨工资,三不被领导关注,如何激发工作人员的积极性?理解了这些,就不难理解一些政府网站的页面几个月乃至几年不更新。事实上,越是涉及“互联网+”,越需要技术与管理型人才。将政府的行政以及管理资源与网络对接,将大数据运用到政府统筹与决策中,其中的协调、链接、融合是一项系统性的工程。搞好政府网站,技术是一方面,更重要的还在于转变某些干部的消极思维与不良作风。

  背景:“我今天已经被掏了两次耳朵、梳了两次头……”“今年春节还好点,前年重阳节我一天要被梳四五次头,洗好几次脚,一拨人待一段时间,照几张照片后就走了。”住在重庆市大渡口区一家养老院的王婆婆被节日“扎堆儿慰问”所困。

  湖南红网发表宋建生的观点:这样“井喷式”的慰问,不但没有让王婆婆得到丝毫的欢乐,反而让她产生了厌烦情绪,微电影怎么赚钱这样的慰问活动还有什么意义?如果节日慰问活动走了样,沦为“慰问秀”时,不光会凉了老人们的心,更会使人们质疑“慰问”活动与尊老敬老是否合拍。在逢年过节搞慰问活动,一定要有合理的规划,防止重复慰问现象的发生。在组织各种慰问活动时,既要统筹兼顾,又要力戒形式主义,既应该丰富老人的慰问方式,又要坚决防止作秀的坏风气。只有让慰问活动成了解决老人实际问题的活动,老人们才会高兴。否则的话,会让老人们苦不堪言,会为慰问活动留下败笔。

  小蒋随想:逢年过节慰问老年人、特困人群是一些单位的“规定动作”。正因为是出于“规定”,未必走心,所以在实施中显得“生硬”,甚至是形式大于内容。当然,要求某些部门的工作人员对待被慰问对象“如亲人与手足”也不现实,但至少同理心应是有的,应考虑慰问对象的困难,询问他们的需求,尽可能帮助解决。另一方面,能否将逢年过节才慰问,变为日常性的走访?就算某些干部工作忙,能不能实行部门“排班”,甲部门这个月去,乙部门下个月去,轮流前去而不是扎堆儿拜访,就能使慰问“细水长流”。

  小蒋的话:大家好,我是小蒋。国事,家事,天下事,天天都有新鲜事。你评,我评,众人评,百花齐放任君看。观点各有不同,角度各有侧重,只要我们尊重 客观、理性公正。

  人民网评:“官网”不更新海南一局长被问责,冤吗?党员干部干坏事、做错事,都会受到党纪国法的追究和处理,这不仅成为共识,而且,已经成为一种常态。 然而,对“不干事”的行为,遏制的力度似乎还不够,有效的办法似乎还不多。或者说,虽然有一些办法,但真正严格使用的并不多。 所谓“不干事”,…【详细】

  人民日报快评:让管理走在刑罚前面打气球的“枪”也不能碰?个案引发关注,背后有法律规定与公众认知之间的距离,也折射出普法、管理缺位等问题。 什么是枪?这个问题复杂而专业。消除认知上的差距,除了专门的普法和宣传,更需要职能部门精细管理,将艰涩难懂的法条规定,通过日…【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