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网络小说

本站原创 华闻期货等级,划屏赚钱软

写网络小说

  羊城晚报:从你怎么走上网络小说这条路谈起吧,一开始是按网络小说还是按严肃的文学创作来写的?

  阿菩:说起来其实比较偶然,我毕业工作后有次回我大学老师那儿,他和我聊起最近网络文学发展很蓬勃,影响很大,特别是台湾那边,但现在大陆这边的网络文学出版物还不多。我老师是搞文艺学的,我也是,就想从学术研究的角度切入,于是找了几本网络小说来看,比如《天魔神谭》、《阿里布达年代记》。结果一看,觉得挺有意思,被迷住了,开始手痒痒想自己也来写一本,也就是现在《山海经密码》这本书。

  当时网络文学还没有现在这么明显的特征,大部分是凭着自己的直觉来写的。反正没有像严肃文学那样为社会、为人生而写,一是自我表达吧,另一个是和读者的沟通。写的时候也没有很深的立意,就是很简单地想写就写,有读者在那追,被激发了之后就不断写下去。读者追是我很大的动力。

  阿菩:最开始是在幻剑,然后到17K,后来又去了起点中文网,每本小说都有签约的。

  阿菩:合约是没有这种规定的,网站不管你,但读者会催,“催更”都是读者催而不是编辑。这是市场决定的,你作者为了很好地活下去就只能拼命。

  阿菩:不一定吧,在很勤恳的时期,一个月十几二十万字吧。写网络小说非常考验体力,很多写手的身体都熬坏了,各种各样的病都有。

  羊城晚报:每天这么大的更新量是不是会导致很多写手为充数而写,本来一句话能说完的偏要写上十几句?

  阿菩:这叫灌水,灌得不好的话是很差的行为,但灌水灌得好就是门艺术。因为灌水读者是看得到的,如果读者能把你的灌水看得津津有味,那就是你的本事,这是灌水最大的学问,最重要的还是你怎样去勾住读者。每个成名的网络作家都有一套自己独门的功夫,就算是灌水也能灌得非常之棒,人家有时候就爱看他灌水。

  羊城晚报:既然读者对于网络写手这么重要,你在写的时候会考虑读者的看法吗?

  阿菩:原本是不会的,至少在写《山海经密码》的时候不会,后来慢慢就会了。网络文学跟严肃文学的创作不一样,不是全部写好之后再发表,而是你一边写一边发,期货交易如何开户读者会很快给你反馈,那你看到后会有反应,也会作出一个调整。

  羊城晚报:除了刚刚提到的灌水、良莠不齐,你觉得现在网络文学还有什么问题?

  阿菩:其实灌水的问题在电视剧里也有,就做拖戏;良莠不齐的问题,放之四海都有,严肃文学也有精品有垃圾;这两者并不是网络文学的特征。整个网络文学是由市场决定的,市场需要什么,人们想看什么,我们就提供什么。很多问题不在于网络文学本身,而在于这个社会。你说网络小说恶趣味,那为什么我们要写恶趣味?不是我们要写恶趣味,而是有人喜欢恶趣味。

  阿菩:从商业的角度来说,文学本身就是服务业。文学不是农业,不是工业,本身就是服务业。

  羊城晚报:传统文学作者在创作时一般不考虑读者,这是不是网络文学与其最大的区别?

  阿菩:可能是吧,但我觉得传统文学起初也是考虑读者的,但后来为什么变异了?那是因为作者和读者之间的沟通出了问题,严肃文学是要在纸质上发表的,那他首先要考虑编辑怎么看。而网络文学作者是直接面对读者的,编辑怎么看我们不考虑,我们直接跟读者对话。但如果严肃文学的编辑觉得你的作品不好,发表出来的机会都没有。

  阿菩:根本区别在于:第一,我们是通俗文学;第二,我们没有掌握话语权,话语权掌握在严肃文学那,他们有这种评判的话语的权利。

  羊城晚报:你本科念的是中文专业,硕士念的历史系,当然我知道你不会按传统的文学批评方式来看网络小说,那你认为怎样的网络小说才是好的?

  阿菩:好看就行,没有其他标准了。传统严肃文学有自己的评判标准是OK的,我们也从不反对,但网络文学这块不需要那么多标准,大家都说好看,那它就是好的。优不优秀我们不知道,但读者就是要好看的小说,读者决定一切。

  羊城晚报:好看这个说法太宽泛,究竟是指怎样的好看?网络文学需不需要文学性?

  阿菩:无论是故事情节、语言还是人物,总之就是要吸引住你的目标消费者,也就是你的目标读者。我们的写作是商业行为,是市场行为,所以只要吸引住目标读者就行了。我不知道所谓的文学性是怎样定义的,但网络文学首要一点就是好看。

  阿菩:我觉得网络文学不需要向谁靠拢,它自己能够活下去,为什么还要向谁靠拢呢?只有活不下去的才要向谁靠拢。

  羊城晚报:《山海经密码》今年获广东省鲁迅文学艺术奖,等于是得到了主流文学界的认可,你是怎么想的?

  阿菩:我很高兴,但最高兴的不是为自己高兴,而是为网络文学作者这个群体高兴。广东这边先行一步,给了我这样一个荣誉,相当于给了我们这个群体一次承认,开了好头。希望以后主流严肃文学的评论家能和网络文学能有更多的沟通,也希望往后有越来越多的网络作家能够得到应有的承认和荣誉。就创作实力和所作的贡献来讲,现在网络文学的被承认度的确是偏低,但相比以前已经有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