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直播室被定义吵架节目背后并不简单

本站原创 焦炭

东方直播室被定义吵架节目背后并不简单

  碳交易如何挣钱

  2010年3月20日,《东方直播室》首度登陆东方卫视(微博)。2年多来,随着节目的影响力和收视率上扬,节目逐渐从周播一期变成周播两期,时段也从22点后提前到了21:20的黄金档。《东方直播室》的节目名当时是为了直播而定,然而唯有最初设想的直播,至今尚未实现。对于做过七八年新闻直播的骆新(微博)来说,新闻直播不是问题,但作为一个节目,直播有种种问题,“有两大风险,一个是技术层面上,另一个则是现场风险。”为了让当事人保持情绪,骆新坚持在录制前避免见面,连握手都免了,“就为了防止他见了我之后松懈或过分紧张,这都会影响表达。我会照顾到嘉宾情绪,让他们进入到谈话场,我做过记者懂得倾听,我愿意花更多时间来等,这样录三四个小时根本不算多”。

  邀请争议事件中各方当事人来到现场,是《东方直播室》不同于《大声说》、《风言风语》等时事辩论类节目的地方。其中,李阳那期节目颇具影响力,原因就在于现场的火药味。

  一方是李阳、李阳妹妹、李阳助理、“疯狂英语”学员,另一方则是李阳妻子KIM的“中国妈妈”马阿姨、金星(微博)、嫁给了中国人的ICS主持人海蒂、高逸峰夫妇,双方唇枪舌剑、剑拔弩张,因《舞林大会》而走红的金星更是说出了“男人打女人不是低级,是下流”、“你太道貌岸然了,打人你缺乏教养,你是一个龌龊自私的男人。”这些激烈的言辞。

  来录节目,李阳是抽出了途径安徽演讲的空档,他觉得有必要通过节目为自己一辩,因此节目也给了他足够的时间自辩。尽管当时李阳因虐妻事件被骂得很厉害,但骆新表示无论是李阳还是其他人,所有来上节目的嘉宾,无论持有何种观点,他都一视同仁,“没有特别讨厌的,只是觉得有时候他们在表达上过于激烈,就得制止他们,如果发言过分了我就会说一句话‘请各位注意,过分的情绪表达是没有真相真理可求的,这样达成共识的难度会加大,希望你们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多听听对方的意见,你是否理解对方、设身处地为对方去想想。这是我一贯的原则”。

  骆新表示,这个习惯已养成多年,“十几年前就有人告诫我,深度调查记者一定要防止被你的采访对象告上法庭,所以左右的声音必须都得听到,而且在叙述中保证不会用过分极端的语言来描述。但中性又不是和事佬,你还得有基本的判断,这我已经非常习惯,这也和我太太是律师有关,和一个律师在一块儿长期生活20多年,或多或少会受到影响。”

  骆新最得意的一期节目,争论的是去年动物保护组织在京哈高速公路拦截运狗车这一事件。在他的再三坚持下,节目组邀请到了原本不愿出面的货车司机郝小毛,从而让这一事件多了一个观察角度。

  郝小毛因为被拦狗而被网友人肉,一连三四个月没活干,好不容易有了个活,跑一个月挣2万多块钱,但他表示得养活仨孩子,孩子还得上学,跑上海专门录一趟节目,这活就接不下去了。但骆新下了死命令,愿意把自己录该期节目能拿到的所有津贴捐出来,还让节目组最大限度给他筹钱,最后筹了六七千元左右。除此之外,节目组还派了一个记者去郝小毛老家河南焦作,终于郝小毛为节目组的三顾茅庐精神所感动,不收分文辞掉新接的活到了现场,“他说自己从来也没有发言的机会,必须得和动物保护组织的人理论理论。小毛一来,现场气氛马上火了——拦狗是不是违规?吃狗肉是否合法?什么样的狗可以吃?我们还找到了江苏沛县樊哙的第77代孙,老头子口才了得,现场舌战群雄,他说吃狗肉有理的时候,我们又抛出一个深度调查记者,指出我们吃的大部分狗肉在卫生防疫上还是空白,吃的大量的狗还是偷盗来的……这就构成了层层递进,换了很多视点看问题”。

  之所以如此坚持,骆新称是为了不缺失任何一方的声音,“至少得让社会明白,除了支持和反对之外,还有一种态度叫不支持——我不反对吃狗肉,但不代表我支持虐待狗。但很多动物保护者的习惯是非黑即白,而这个社会的很多观点同样非黑即白。我们拍了郝小毛一家人,就是要让大家知道,多少人以运狗贩狗为生,你要阻拦他们的行为,是否为他们找到了替代的办法?只是出于简单道义的抗议,你只见到了世界的一面”。

  《东方直播室》每期制作费数万,主要成本是向台上的观察员、专家支付报酬,像郝小毛等当事人只解决差旅费用,除了根据情况支付一些因录制而导致的误工费外,基本不给钱。

  在这种情况下,人脉便显得非常重要。多年在央视和东方卫视从事新闻行业的经历,让骆新积累了不少人脉关系,节目播出两年来,至少有五六十个人是靠他亲自打电话约来的,比如陈光标是骆新给他打电话他才愿意来、李阳是对骆新10年前的采访印象深刻而过来。邀请嘉宾,有时靠个人关系说服,有时是对方对相关话题感兴趣、有时对方则会考虑到对自身的正面推广,这些情况下都不会存在要钱这个问题,但偶尔,节目组也会遇到有嘉宾主动提出要收费,比如郎咸平。郎咸平的经纪公司报价10万,这价钱远远超出节目组的底线,最终双方因价格原因没有合作。

  一边是伸手要钱,一边是主动要上节目。骆新透露,目前屡屡现身荧屏的志凌便是如此,“她是杭州师范学院的老师,原本和我毫无关系,只是在互联网上有过接触。她在杭州做新闻评论节目,以前看我《东方夜新闻》的评论,告诉我说经常一字不改把我稿子用了,我说没问题,在传播力上我们不要求知识版权”。而当志凌提出是否有机会上《东方直播室》时,骆新答应让她来试试,“一来二去后还不错,就用到现在”。不过对于志凌,骆新也指出她越往后走越夸张、进入到了演员状态,“这也没办法,电视台需要情绪。电视的表达如果完全理智和逻辑化,观众接受不了,所以我们要把握好一个度:既要有情绪的表达,又要相对理性,这是很难的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