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业期货“萝卜章”案悬疑监管部门曾警示

本站原创 网络

弘业期货“萝卜章”案悬疑监管部门曾警示

  《中国经营报》记者独家获悉,弘业期货天津营业部负责人马华林,曾向公安部门否认自己盖章一事,只承认有签字。但是,弘业期货和多位投资者通过南京市秦淮区人民(以下简称“秦淮区法院”)法院委托鉴定后发现,公司章与备案不一致,但财务章却与《中国工商银行预留印鉴卡》上的印章印文一致。

  另一方面,在庭外,投资者已开始各种路径的举报。据记者了解,投资者曾向天津证监局、南京税务部门、港交所等相关监管部门投诉弘业期货。

  投资者田强告诉记者,自2013年10月起,他以旗下富国瑞天北京有限公司、国瑞投资及子公司吉仁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陆续开始在弘业期货天津营业部购买理财产品,订立资管合约。

  在田强的要求下,2013年10月29日,天津高地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志宁和苏淼来到天津营业部办公室,即天津市河西区丽晶大厦2202室,见证签约。

  根据2015年11月9日签订的资管合同,国瑞投资将5000万元委托弘业期货管理,约定月收益率为2%。若收益率低于2%,则由弘业期货负责补偿。

  合同上则注明,乙方(即弘业期货)应对委托账户的合法性和安全性负责,对于该账户产生的任何风险均应由乙方承担,并按约定补足甲方损失。该协议还约定,由弘业期货进行实际资金管理交易,并对委托方的本金及利息承担无限连带责任担保。

  值得注意的是,从正常的财务流程来看,签合同的人和收款人要吻合。而根据上述资管合同,委托资金是直接汇入马华林个人在天津农行长青支行的账户。

  当时多位投资者均曾经向马华林提出这一疑虑。其中一位投资者说,“(他)告诉我,公司正在上市,涉及审计的工作,但是公司又想操作这块业务,所以就走个人账户。重要的是,他在收款账户的位置盖了公章,我觉得没问题。”

  据了解,律师赵志宁在2018年2月8日出庭作证时表示,当时双方签署了《委托资产管理合同书(保本)》和《融资顾问协议》,而马华林现场出示了授权书原件和预先盖好弘业期货印鉴的协议。

  据了解,马华林出示的授权书落款时间是2015年10月23日,盖有公司章。授权书称,弘业期货授权马华林全权负责审核,签署资产管理合同相关文件,且标明合同编号等信息。

  “2016年7月21日,公司向公安机关报案。7月22日,南京市公安局秦淮分局对该员工伪造公章案立案侦查。”弘业期货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7月26日,弘业期货在港交所和公司官网公告披露“员工伪造公章”事件,并称将积极配合公安机关开展调查。

  据了解,因“萝卜章”签订合同引起的客户纠纷,截至目前已有7位投资者提出起诉。

  而在上述纠纷的合同中均盖有“弘业期货股份有限公司”的公司章。在收取款项后,天津营业部给国瑞投资出具的“资管资金确认说明”;以及逾期兑付后,其给汇融保理出具的“承诺函”等文件中,则均盖有“弘业期货股份有限公司天津营业部财务专用章”(以下简称“财务章”)。

  根据弘业期货庭审时出示的鉴定报告显示,马华林给国瑞投资出示的授权书及双方签订的合同,其公章均与弘业期货在公安机关备案的公章印文不一致。

  在此案中,弘业期货方面未就“财务章”真伪进行司法鉴定。此前,在记者多次采访过程中,弘业期货亦未曾正面回应这一问题。

  颇值注意的是,在汇融保理与弘业期货委托理财合同纠纷案中,汇融保理副总经理都业飞向秦淮区法院申请并委托南京康宁司法鉴定中心对所有印章进行了鉴定。其中,鉴定结果显示,落款日期为2016年1月29日,《承诺函》上的财务章,与《中国工商银行预留印鉴卡》原件电子件上的“弘业期货股份有限公司天津营业部财务专用章”上的印章印文一致。不过,前者的字迹是先盖章后打印。

  “当时是2015年12月份的投资收益未按时到账,天津营业部给我们出具了这份承诺函。”都业飞还向记者提供了这份《承诺函》。据该函件称,因财务核算原因,2015年12月份的75万元收益未能按期支付,承诺在2016年2月29日前支付,如有延迟,同意在2016年3月15日前将1000万元委托资产退还给汇融保理,不得收取任何形式的管理费用且承担逾期付款造成的损失。

  此前,一位金融律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表示,若财务专用章属实,“加盖弘业期货天津营业部的财务专用章的资金确认说明,可以视为期货公司对涉案款项的确认”。

  知情人透露,2016年7月27日,马华林被南京公安局办案人员从天津带回南京讯问。当时,对于与汇融保理签订的两份资管合同上的公司章,当时马华林给出的说法是,“只签过名字,没盖过公章”。

  2016年12月22日,天津证监局对弘业期货天津营业部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督管理措施。根据通告,天津营业部存在2014年12月24日至2016年7月19日财务专用章使用缺少审批留痕以及2015年3月31日至2016年7月19日财务专用章使用记录为后期补签的问题,未有效执行公司管理制度。上述时间段恰是纠纷案件曝光的时间。

  “所有资金都进入了马华林个人账户,投资收益也返还到田强个人账户中。”弘业期货公司在庭审时提出,这实际是田强以自己所控制的国瑞投资名义和马华林进行的个人之间的资金业务。

  据知情人士透露,马华林收到汇融保理1000万元委托资金后,将资金通过网银转到其他人的账户上,账户是在弘业天津营业部开的,如谢大魁等客户。而公司团队负责操盘这些账户,操盘手刘洋是上海人。“1000万元进行期货交易,亏损大概四五百万元。”

  “天津营业部使用真实对公财务手续收取资金,投资款并未从委托账户转入资管账户,而是将资金转入个人账户进行体外循环。”据《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日前,一位投资者去函港交所,投诉弘业期货“资金体外循环”“信披不完整”等问题。

  据该投资者透露,港交所上市部相关人士回函,鉴于相关指控的严重性,要求投资者提供更多相关材料和证据,并授权港交所向弘业期货透露相关资料以作跟进。此外,港交所函件中还提到,在审慎地查询有关事情后可能决定无须采取任何进一步行动。

  此外,国瑞投资还曾向天津证监局等部门投诉弘业期货。2017年1月18日,天津证监局核查后答复投资者,针对其财务专用章问题已采取行政监管措施;将持续关注“马华林伪造公章”案件的进展;已将相关举报内容通报江苏证监局。同时,对于国瑞投资要求赔偿本息的诉求,天津证监局认为,“属于民事法律关系,不属于我局监管职责,建议通过司法等途径解决”。

  “今年3月份,所属地税务机关对进行了国瑞投资和富国瑞天两家公司现场检查。”田强说,要求检查期间与资管合同时间一致,且问询也只提及弘业期货的业务,“我觉得可能是弘业期货举报”。另一位投资者也表示自己企业同样遇到类似情况。

  《中国经营报》记者围绕上述问题向弘业期货相关负责人致函、致电,截至发稿未有进一步回应。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2019年以来,债市持续向好,股市暖风频吹,追求稳健收益的“固收+”产品成为投资优选。..[详情]

  金华市最新兼职招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