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做微商不赚钱女子走上“歪路”接到一单生意

本站原创

嫌做微商不赚钱女子走上“歪路”接到一单生意不仅赔了十万还差点丧命……

  兼职手工

  听说微商足不出户、月入过万,小婧(化名)很是心动,思虑再三并与男友商量后,就开始做微商了。为了方便与买家联系,小婧重新申请了一个微信。但最近,她接了一单生意,不仅没赚到钱,还赔了十万元……

  原来,小婧开始做微商后,发现这一行根本没有很赚钱,只能赚个温饱而已。一次偶然的机会,小婧看到有人在朋友圈里发“楼凤”(即卖淫)的消息,发现卖淫很赚钱。小婧心动了。又想到男友经常上晚班不在家,小婧觉得在家卖淫还是有机会的。于是,很快她就在男友不知情的情况下,偶尔用做生意的微信发布卖淫的消息。

  去年10月5日,有个陌生人加小婧的微信,是来找“楼凤”的。讨价还价之后,双方以一次1300块的价钱谈拢。确认男友当天上晚班不回家后,小婧就让对方晚上10点到家里来。当晚10点左右,有人来敲门了,小婧刚打开门,李某青就冲了进来,并绕到小婧身后,一只手抱住小婧,另一只手则捂住其口鼻。

  同时,李某超也跟着进来了,配合李某青将小婧的双手控制在其背后,把她的头往地下摁,并用力捂住其口鼻。

  控制住小婧后,两人用带来的透明胶封住了小婧的嘴巴,并将其双手反绑在身后。接着,李某超拿出一把刀架在小婧脖子上并说:“我告诉你,你不要喊不要叫,我们最近遇到了一点难事,只想求财,我也不想伤害你,只要你乖乖配合。”

  因为害怕,小婧马上点头并用头向李某超示意钱在书架上。没一会儿,李某超就在书架处找到了两千多元现金。接着,他又问小婧银行卡在哪里。当时,由于贴在小婧嘴巴上的透明胶没有粘牢,她还可以说话,就直接告诉了他们。根据小婧的指引,李某超到卧室去找了一圈,都没找到银行卡。于是,他就让李某青押着小婧进卧室找。

  拿到银行卡后,李某超又翻出了小婧的两台手机,并试着用小婧的指纹解锁。但由于小婧的双手被绑在身后,也不配合他们,试了几次都没解开手机,李某超就不耐烦的说道:“你不老实,我就叫我兄弟划花你的脸,给你捅几刀。”听了这话,小婧就乖乖地配合他们解开了手机,并说出了支付宝、银行卡等的密码。

  知道密码后,李某超就独自进入卧室,把门反锁后就开始打电话。打完电话后又多次逼问小婧,让她多交出几张银行卡。而每找到一张卡,李某超就进卧室打电话,还时不时过来让小婧在手机上摁指纹。期间李某青提醒他要打开水龙头,以此掩盖他们的声音。

  过了很久,李某青和李某超又用透明胶把小婧的双脚绑住,加固绑紧其双手,并封住嘴巴,还用衣服遮住眼睛。弄好之后,两人将小婧抱到床上,又把绑在小婧手上的绳子固定在床架上。

  之后,小婧坐在床上依稀听到两人走出卧室的声音,后面又听到水龙头的水声越来越大。过了一会儿后,她又听到很小声的开关门的声音。猜想是他们走了,小婧就开始努力挣扎,试图挣脱绑着的胶带和绳子。

  不知道过了多久,小婧终于解开了身上的绳子和透明胶,她马上去找手机,发现支付宝里的62000元和银行卡里的45000元都被转走了。于是,她马上跑到门卫室报警。

  经过公安侦查,很快就抓获了犯罪嫌疑人李某青、李某超和赵某红。三人到案后均作有罪供述,三人经事先策划分工后对小婧实施抢劫,其中赵某红与小婧约时间,并负责开车接应;而李某青扮演嫖客上门,李某超协助李某青控制小婧并实施抢劫。

  据赵某红供述,李某超每次进房间都是给其打电话,与其商量小婧银行卡、支付宝里的钱往哪里转。赵某红提议转到一个赌博APP的充值账号内,之后再联系客服提现。又因为赌博充值的账号不固定,每次转账前都需要跟客服确认收款账号,所以李某超每转一笔钱就要给赵某红打一次电话。

  经审查认定,犯罪嫌疑人李某青、赵某红、李某超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事先预谋后入户抢劫被害人10万余元,其行为涉嫌抢劫罪。日前,闵行区人民检察院以抢劫罪将三名犯罪嫌疑人起诉至区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