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藏不露的民间炒股高手告诉你股市交易其实是

本站原创 农村

深藏不露的民间炒股高手告诉你股市交易其实是一门概率学

  我们在市场,为什么赚钱,为什么亏钱,赚钱的人为什么一直赚钱,亏钱的人为什么一直亏钱, 股票学,其实就是概率学。为什么这么说?我们在 买入一个股票时,想成功,其实就是不断叠加各种高概率的事件,去确保我们的成功率大于失败率,那怎样确保大成功概率?

  为什么说低市值股,高概率?我问你一个简单的问题,500 亿市值的公司,要翻到 1000 亿,难吗?你会说很难,这研报,公司都不知道要怎样增长,动用的资金和主力不知道要多少,才可以了,是的,但是 20 亿市值的股票,涨到 40亿难吗?不难,一样的翻倍,不一样的概率,而且 20 亿翻到 100 亿,也不会太难(比 500-1000 容易),所以我近年来, 高于 100 亿的,基本少看,高于 300 亿的,彻底不看。

  低市值股,近 11 年来,每年买入市值最低前 20 个股,大概年回报是 80%,这就是高概率,请看之前统计的具体数据:

  再从另一个方面说, 低市值= 大 借壳机会大(你见过几百亿市值的公司被借壳吗)

  有人说了,不是说绩优股,赚钱的股才好吗?(你再这样听那些价值投资派忽悠,你会死的很惨), 越亏损 , 越有想像空间 , 越是传统行业 , 越有转型需求,并购,借壳类都是由此而生,一个垃圾股,从 50 亿跌到 20 亿市值,跌了60%是吧?散户可能装死,可能一年就回去了,低市值股波动大,但你想想,中石油,中国神车,有可能回去吗?没五年,十年的,都不可能,或者,以后都不可能。

  打开 F10, 看前十大股东 , 单一主力话语权大 , 为优选,为什么很多价值投资派死?也死的不明不白的,个股基本上确实好,个股也是好股,为什么不涨?二级市场是博弈市场,多主力,多庄家,谁愿意拉,谁愿意抬轿?谁都不傻,谁拉另一个就砸,这就是导致了,很多价值投资派死的原因,很多人至死还想不明白原因。打短差,可以少看这条,但 只要是波段性或中线,中长线类投资,必须要严格参考此条。

  电广传媒,大家都很熟悉,什么投资面,基本上我就不说了,在这样的大跌市里,这样巨幅的下滑,有主力出面护盘吗?

  这么多公募,大概持有的股份差不多,谁愿意当冤大头,去抬轿?这就是我上一篇所提的大风险,价值投资派,为什么会至死也想不明白,是怎样死的。这种票,反弹力度比人弱,下跌起来比谁都快,直至,进一步有基金受不了,疯狂抛售,直至筹码开始有一两个主力话语权慢慢放大,个股走势才会有慢慢改善。

  为什么回避他们?这帮人,全是吃手续费的,基金市值怎样,根本不在乎,可以为了一个交情,买这个上市公司几个亿的,也可以为了一份所谓的研报,重仓进入,中国普遍的把钱交到这些人手上,是一个悲剧,98%的这类基金都死的极惨(碰到了大牛市,才偶尔会有增长),赚钱他们还是一样收你买入基金的手续费,亏钱他们还是一样?他们会有动力吗?请看第 3 条的图片,自己脑补。打短差,可以少看这条,但只要是波段性或中线,中长线类投资,必须要严格参考此条。

  上面说到, 这是博弈市场,这里极少数人赚钱,所以你要逆大多数人思维 。但是,不是叫你随便逆,别以为你随便一想,就叫逆思维,市场极度恐慌的时候,你应该看到的是机会,还记得以前 上学的时候,我还在广大读书,一个朋友在广州的荔湾广场卖水晶,当时因为一些政策原因水晶一跌再跌再跌,但是在尾期,出现了一批台湾佬,疯狂扫货,市场在一个月后迅速企稳,并且成倍的翻上去,大概在 一年之后,碧玺(最贵的水晶),翻了 3 倍多。聪明的人,在危机中看到生机,笨的人在危机中看到恐惧。(别以为自己反应不过来,安慰自己,这些都是后天性训练的)

  石墨稀这个炒了好些年了,大家都知道,为什么一直炒?因为这是 改变世界的东西,哪天普及了,手机充电几秒,汽车再也不用油了,连防弹衣也可以变的极轻了,这种东西,是全世界参与,而且持续出成果,只要有新研究成果,就可以 持续铺垫它继续炒作的。

  我们看电影都 3D 化,IMAX 化了,以后的世界,全是立体的,AR 和 VR 类,必将改变人类的生活习惯,游戏,体育,AV,教育等等,必将被颠覆,这是大行业炒作机会。后面的研究成果,视频,会源源不断出来,而且个股的炒作将持续很多很多年。上面只是简单列举其中两大炒作题材,这类题材怎样把握呢?当疯狂一个板块炒作完一轮,个股均翻倍以上,你就可以一段时间不用看了,短线即使再有反复,也只是小肉行情,这类板块,应该是冷落几个月或半年后,大家淡忘了,你再去拿起它,不要在行情疯狂时,你傻傻去参与,反观这类炒作,你可以看看石墨稀的,这些年来,都是一段一段的,只有足够的冷却时间,才有可能爆发出强有力的主升段行情,要不,你参与也没意义。

  买入股票 , 是需要理由的 , 不是听个消息 , 看个报纸 ,股指期货持仓龙虎榜 吃个东西 , 就构成买入理由。正所谓,明明白白买进,赚也罢,亏也罢,我有足够叠加的大概率去确保我的操作成功率,如果亏我也亏的明明白白的,赚了,赚了谁的钱,为什么赚了,我也是赚的明明白白的。再说卖出:很多人,说我卖飞了这个股了,疯狂上涨了,那时这个人,完全不懂股票, 卖不卖飞,其实不是核心,核心是在于,当买入理由消失时,自当坚决卖出(决不再去寻求其它持有个股理由,什么基本面啊,什么价值投资啊,什么技术分析啊,都不要看),你基于什么原因买入,基于什么原因卖出。

  交易者一定要在入市交易前就知道自己的止损在哪里,并且要坚持止损,不玩任何心理游戏。期货和股票一样,希望和祈祷可以也确实导致毁灭。

  如果你刚刚开始练习跆拳道,你是愿意和一个初级的白带还是和高级的黑带来试招?我听到人们对外汇市场最大的抱怨是,外汇交易商做着和他们的交易相反的交易。外汇市场最令人着迷的是交易者可以在不同的范围内参与世界的事件,从而在实质上“保值自己的生活”。

  我决定提前退出交易跟直觉或者解释没有任何关系。人类是多么悲哀,因为不适合在交易中作出客观的决定。

  仅仅通过说话,人们会表现自己最好的一面——他们认为自己是或者应该是的形象。但是,如果他们的钱处于危险中,这种外表只持续12分钟,然后他们就内在的、占主导地位的个性喷涌而出。有时不是很优美的。

  大多数交易者在管理自己的离场上做得很糟糕。交易对大多数人来说是极端私密的世界,完全不让朋友和妻子﹙或丈夫﹚了解交易者在每个交易日里感觉和经历的情绪起伏。让一个交易者承认内心真实的经历,就像要用你的指甲撬开一只核桃一样。这是个挑战,因为大多数交易者都是掩盖他们真实感觉的大师。

  心里没有明确定式就去交易,就像不带指南针却在亚马逊徒步旅行。我在交易中最大的改变是当我学会忽略自己的大脑并且仅仅关注少数几个好定式以后发生的。我学到定式以后,接下来的挑战是遵守纪律、始终如一地执行定式,每一次都要这样做。

  我不再关注一笔交易潜在的赢利,也不担心错过一次行情,我集中注意力执行完美的定式。这就是一个可以通过交易来谋生的交易者和一个内心挫折的交易者之间的关键区别。这很难做到,但这是生与死之间的区别。

  如果你想要兴奋,就去迪斯尼乐园吧。我对那些有很高概率在它们产生当天得到回补的跳空特别感兴趣。股票个股就像政治家,每天他们都可以从臭名昭著的密室里制造出一只新鲜的骷髅。跳空的妙处在于它像一扇打开的窗户,也像所有窗户一样有时候要关闭。

  具有很高的市前成交量的专业跳空,可能要花几个星期来填平缺口。更经常的是那些对消息作出反应或审前调查的跳空。这些跳空一般比较小,显示出很低或中等的市前成交量,很快回补,所以可以用作正常的对赌交易。

  数据显示,星期一是填补跳空百分比最低的一天,主要原因是大多数逃逸型的跳空发生在星期一。一般来说,宽松的止损产生更多赢利的交易。当然,使用宽松止损的关键,是只交易那些具有大于80%成功机会的定式。

  实质上,很多交易者在这个行业没能成功的原因之一是他们使用过于狭窄的止损。这看起来像是矛盾,但是如果几乎每笔交易都被止损出局,就很难赚到什么钱。

  跳空是最佳的反向交易,不要和群体厮混在一起。在很多交易日,跳空不只是最安全的交易,同时也是真正唯一可以从事的交易。身在办公室而没有时间观看交易的人,相对大多数没有学会控制自己情绪的交易者而言,拥有很大的优势。

  在振荡市的交易日,指标型的交易者被挑选出来并被射杀。他们的买进信号让他们搁浅在运动的顶部,他们的卖出信号让他们陷入最低谷,负数的结算单让他们垂头丧气。

  识别并从趋势转变中获利,避免抓握下落的刀锋或者走向迎面驶来的货列。我需要看到走势在什么地方结算或收盘,因为那是轮胎接触地面的地方。我不是非常喜欢盯住图表,如果我紧盯图表做交易,我可能会是精神病院的头号候选人。

  抢帽子买进和卖出对那些喜欢努力买进底部、卖空顶部的交易者特别有用。尽管仅仅因为市场“太高”而卖空或者仅仅因为市场“太低” 而做多的做法是愚蠢的,但是在你得到这个信号的反转确认后,卖空春风得意的高涨或者买进山穷水尽的输家却是很不错的。

  市场在大部分时间里都举棋不定。就是说,它们飘忽地上涨到一个阻力水平,然后转身下跌到一个支撑水平,并不真的想要上涨或者下跌。

  认为交易者需要一天当中几乎每分钟或者每小时都在交易中的想法——是对交易的最大误解之一,也将一直是。实际上,任何时间总是有三种头寸,交易者可以选择。他们可以做多头、空头或清仓。清仓意味着没有任何交易,这在60%的时间里是最好的行动路线。

  我不喜欢加入行情运动,而是喜欢等待。大多数交易者在交易中很少具有时间感。“被止损出去”,是指实在的硬止损被击到,而不是时间止损。

  当交易者看着市场没有带上自己就跑远了,他们的自然本能就是跳上战车、加入行动。尽管这在理论上是有意义的,但是这种“错过行情”的感觉导致更多的交易错误,几乎甚于其他任何事情。

  市场从不因为被人期待就会突破,它们只会在准备良好以后才会这样走,通常是大多数人没有准备好的时候。市场进入平静状态的唯一原因是它们在积蓄能量,为下一次大的运动做准备。最佳的日内交易发生在交易者能够捕捉到日内反转的大部分的时候。

  说明不同的交易者可以怎样使用同一种定式,并调整交易方法体系来适应他们各自的特殊个性。没有理由去捕捉市场运动中准确的最高点或者准确的最低点。那样有太多风险和很低的成功机会。

  个人而言,我不使用蜡烛图来做日内交易,但是我确实喜欢看看日线蜡烛棒线现在是什么样子,以便得到更好的感觉,知道是谁在掌握市场——多头还是空头。

  我所需要做的只是袖手旁观,“让市场领舞”。努力强迫市场做你想要它做的事情,这真的一点也不好玩。而我所要做的只是休息、放松,跟上我的舞伴。

  关于市场我可以确定地说一件事,它们永远不会持续直线上涨或者直线下跌。某个市场绝对可以猛烈地上涨很长时间,但是在某个时间它必须停下来盘整,有时候它甚至会跌回到原地,把所有那些壮观的利润还回去。

  通过开设独立的账户,我可以很容易地评估我在交易各种市场时的业绩。我在寻找一段时间的水平整理,要有至少两次考验高点和两次考验低点。一旦我发现这样的两次考验,我就会在向上突破箱体的时候买进,或者在向下突破箱体的时候卖出。我在这些交易上的目标是箱体的宽度。这些交易可以在任何时间景框上进行。

  一般来说,错过“完美入市”的交易者在价格远离他们而去时通常会追逐市场。因为害怕错失行情,他们就疯狂地跳上车。

  “不要因为苛求一个价位而做混球。”如果你想淹死,就不要在浅水里折磨自己。 我再怎么强调交易者找到适合他们自己个性的市场的重要性也不够,如果他们想要交易成功的话。

  金融市场的行情归根结底由一件事而且只由这一件事决定:人们现在愿意支付的价格。尽管有很高的概率可以肯定,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它就要发生。

  在交易中,仅仅因为价格“看起来太低了” 或者“看起来太高了”,就努力去抓住下坠的刀锋﹙在笔直的下跌中买进﹚或者迎头走向疾驰而来的货列﹙在狂暴的上涨中卖空﹚,绝不是一个好办法。

  这个捕捉市场顶部和底部的方法,是以在交易中影响最大的唯一的一个东西为基础的:价格。

  捕捉顶和低有两种方式:错误的方式和唯一的正确方式。仅仅因为股票或者市场太高而卖空,这是交易者的自杀版本。这是所有市场上普遍发生的事情——一旦趋势线被跌破,市场会涨回来,在翻转下跌前最后一次试探它。我称之为“跟趋势线吻别”。

  一旦所有裸露看跌期权的卖家被清理出去,除了恢复上涨趋势,别无他途。我是怎样利用期权的呢?我利用期权的唯一方法是把它作为以更便宜的价格拥有股票的手段。我不会买进虚值期权,因为它们都是权利金和骗钱的把戏。我想要考虑的是在价值内交易的实值期权﹙“在价值内”的意思是,如果是看涨期权,就是期权的敲定价低于现行的市场价格;如果是看跌期权,就是期权的敲定价高于现行的市场价格﹚

  波动性越高,权利金就越高。当定式出现时,不要犯错误,别因为算计几个美分而耽误了你赚几个美元。在平静的海上,每个人都是好舵手。就像进行信用调查,理解市场的过去,有助于理解未来它将怎样做。

  当进展顺利时,市场可以很容易地交易。但是有大量的时间市场会投出曲线球,在这些情况下,那些准备充分的交易者可以崭露头角。

  我要寻找的是运动背后的力量或者缺乏的力量。如果市场上涨,我必须看到两个东西才可以确认运动的有效性:第一,成交量必须比它前一天的量大;第二,成交量必须比50天的平均成交量大。

  大成交量的交易日表明市场用满箱汽油行进,而低成交量的交易日则表明市场在冒着烟前进。市场在根据信息而定价上非常有效率,甚至在它发布之前。

  刚刚传到非交易大众耳朵里的任何消息都是一个重大的信号。这一般意味着最后才知情的人们正在考虑进入市场。在我的交易工具库中,我想不出一个更好的见顶信号。

  平时闲暇之余与股友们交流学习“双龙短线战法”“涨停复制擒牛战法”“中线主力高控盘战法”“资金复利解套战法”等实战操盘技巧,有兴趣自愿学习的股友欢迎找我交流学习,定当鼎力相助。君子敬以直内,义以方外。